發布時間:2019-04-15 11:25
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與畢加索國際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藝想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商標許可合同糾紛上訴案

案件類型:商標許可合同糾紛
案件號: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2014)滬高民三(知)終字第117號
隆天代理:    上海帕弗洛文化用品有限公司

 

案件簡介:原告帕弗洛公司經合法授權取得了系爭“畢加索”圖形商標的獨占許可使用權,但在該獨占使用權存續期間,被告藝想公司在明知帕弗洛公司享有系爭商標獨占許可使用權的情形下又與商標權利人被告畢加索公司就系爭商標簽訂了商標獨占使用許可合同,致使各方當事人之間産生糾紛。帕弗洛公司遂向法院起訴藝想公司與畢加索公司惡意串通,簽訂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非法剝奪帕弗洛公司的獨占許可使用權,損害帕弗洛公司利益,請求判令兩被告簽訂的商標許可使用合同無效並共同賠償帕弗洛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100萬元。

 

爭議點:原告帕弗洛公司在先的商標獨占許可使用關系是否已經終止,兩被告是否存在惡意串通損害原告利益的行爲,藝想公司是否能夠獲得涉案商標的獨占許可使用權。
法院裁判要點:由于藝想公司不屬于善意第三人,帕弗洛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獨占許可使用權可以對抗畢加索公司與藝想公司間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關系。雖然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已成立並生效,但由于帕弗洛公司的獨占許可使用權一直存續,畢加索公司已不能對涉案商標的使用權進行處分。鑒于畢加索公司實際上並未履行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之義務,藝想公司也就不能據此系爭合同獲得涉案商標的使用權。

 

典型意義:商標權利人爲一己之利,存在對外多重獨占許可的可能,加之知識産權本身所具備的特殊性和市場信息不對稱,往往會引發被許可人之間激烈的利益沖突。本案中,法院梳理當事人間紛繁複雜的商標許可合同關系,認定藝想公司明知畢加索公司和帕弗洛公司未解除在先商標獨占使用許可合同,仍和畢加索公司簽訂了系爭合同,導致先後兩個獨占許可期間存在重疊,其不屬于“善意第三人”,不能依據在後合同獲得涉案商標的使用權。判決亦明確帕弗洛公司在先取得的獨占許可使用權可以對抗在後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關系。本案判決對明確商標許可交易市場規則、營造誠信透明的市場環境具有積極的示範意義。

 

案件獲獎:本案入選2015年中國法院十大知識産權案件;2015年度上海法院知識産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2015年上海知識産權十大典型案例。

 

法院判定:
1. 畢加索公司與藝想公司在簽訂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時,均知曉帕弗洛公司與畢加索公司之間存在涉案商標獨占使用許可關系,因而在重複授權情況下,藝想公司並不屬于在後被授權之善意第三人,但尚無充分證據證明藝想公司有加害帕弗洛公司的主觀惡意,亦無證據證明畢加索公司與藝想公司間存在串通行爲,故難以認定此種合同行爲屬惡意串通損害第三人利益之行爲。
2. 雖然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已成立並生效,但並不等于該合同已被實際履行。在無證據表明帕弗洛公司與畢加索公司的商標獨占使用許可合同已被解除的情況下,應認定該獨占使用許可合同關系依然存續。由于藝想公司不屬于善意第三人,帕弗洛公司對涉案商標享有的獨占許可使用權可以對抗畢加索公司與藝想公司間的商標使用許可合同關系。雖然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已成立並生效,但由于帕弗洛公司的獨占許可使用權一直存續,畢加索公司已不能對涉案商標的使用權進行處分。鑒于畢加索公司實際上並未履行系爭商標使用許可合同之義務,藝想公司也就不能據此系爭合同獲得涉案商標的使用權。
3. 由此,帕弗洛公司依據在先的獨占使用許可合同已經形成的商標使用的狀態,應認定未被在後的商標獨占使用許可合同關系所打破,否則將有悖公平誠信原則、擾亂商標使用秩序並最終有損相關消費者利益。畢加索公司與藝想公司如就系爭合同産生糾紛,可通過追究違約責任等方式另案解決。

 

隆天代理律師王小兵點評:
本案涉及商標重複許可問題、惡意串通的認定問題、商標許可合同效力問題、保護在先權利問題。二審法院雖在判決書中對兩被告簽訂的商標許可合同的效力進行了肯定,但並未支持被告藝想公司基于此有效商標許可合同而獲得商標使用權。本案判決對國內大量存在的商標重複授權案件提供了重要參考。本案案情複雜,涉及事實跨度十年之久,涉案商標的使用權歸屬涉及國內數十家銷售商的商標侵權認定。二審法院對該案中的相關疑難法律問題進行了多次合議,並做了大量深入細致的研究工作,彌補了一審判決的不足。該案判決結果爲上海法院四起超長審限案件及全國各地數十起商標侵權關聯案件的審理奠定了基礎。案件宣判後,上海法院知識産權司法保護網對本案作了報道。